欢迎访问 趣阁信息网-您随身的信息趣阁
首页 > 健康 > 正文

没听"宪哥"的课没来过华政 刘宪权连获16届"最佳教师"

东方网7月26日消息:“没有上不好的课,只有不会讲课的老师”、“要把课上得好听得‘一塌糊涂’”、“上我的课从来没有人睡觉,还要睡觉的话,那只能说明你确实要睡了”……在华东政法大学,学生粉丝们收集的刘宪权教授的“语录”,至今已达上百条。

今年,“我心目中的最佳教师”华政学生票选正好20届,刘宪权连拿了16届,前4届“落空”由于他在新华社香港分社参加香港回归相关工作,没在学校开课。今年,刘宪权快60岁了,他昨天告诉记者:要连拿20届“最佳教师”。

他曾被学生叫做“宪哥”,年纪大了,又变成“宪爷”。而今,习惯他幽默方式的同学,因为他上的是刑法课,称呼他“宪太爷”。学生刘环宇刚进华政园,就听学长讲,如果大学期间没听过刘宪权的刑法课,就等于没来过华政、没学过法学。大一下学期,刘老师开设“刑法学总则”课程,选课系统一开放,近千人“秒杀”,结果70%被“踢掉”。很不幸刘环宇也是其一,她当时哭了,不得不“蹭课”旁听。

大二上学期,刘环宇终于中彩票似的选上了刘老师的刑法学分则课程。“上刘老师的课,既困难又容易。”“难”在8时上课,6时就要起床去教室占位,甚至有的同学前一天晚上就用纸条、书本等占了位子;“易”在可以人人参与,从“微信抢红包法律监管漏洞”到“复旦投毒案判死刑还是死缓”,刘老师结合案例针对性提问,让同学自由辩论,阐发观点,自己则听取记录,再作总结点评。

上大课人多,刘宪权带着俗称“小蜜蜂”的麦克风,在人堆里艰难地落脚、移步,把小话筒送到发言学生的嘴边。他常对刘环宇等人说:“对方讲话时,你必须认真听,只有听了才能掌握对方观点甚至漏洞,然后进行反驳。”刘环宇觉得,这种教学方式培养了学生法律思维,提高了语言表达能力,更诠释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理念。

上了几十年的课,一大早从市区家中赶到松江校区,刘宪权从没迟到过。

吴允锋曾是刘教授的学生,现在成了他的同事——法律学院副院长。在别人眼里,刘教授上课旁征博引、信手拈来,似乎不用带书也能上。而作为教学团队成员,吴允锋知道,一节课45分钟,刘教授要用好几个45分钟来备课。比如法令有所修正,例子也要重新再找,即使一些经典案例,随着时间推移也慢慢落入俗套。刘宪权说,自他本科毕业留校以来,早年已把全校老师的课全都听了一遍,有些适合自己风格的教师课程,从头到尾、连听几遍。他总对吴允锋这样的青年教师说,这是不用花钱的最好的学习方式。现在,刘宪权照样在听他们每个人的课。

吴允锋说,刘宪权上课的最高境界恐怕是改变学生的人生选择。曾有一位非法律专业的学生听了他的课后被刑法学深深吸引,并立志考取刑法学专业研究生,成为刘教授门生。“在本科生入学时,刑法学科招生分数在法学中相对而言比较低,报考人数也是最少的;而四年本科结束后,研究生入学考试时,以去年为例,刑法报考人数居全校之首。”

刘宪权坦承,自己一年只休息一个完整的半天,那就是大年初一上午给家中老人拜年,当天下午就回到学校工作室。春节长假的学校,整幢楼只有他一个人在工作,而他觉得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效率是一年到头最高的时候。

这个暑假,没有课上的刘宪权,还是天天8时不到进工作室。


东方网7月26日消息:“没有上不好的课,只有不会讲课的老师”、“要把课上得好听得‘一塌糊涂’”、“上我的课从来没有人睡觉,还要睡觉的话,那只能说明你确实要睡了”……在华东政法大学,学生粉丝们收集的刘宪权教授的“语录”,至今已达上百条。

今年,“我心目中的最佳教师”华政学生票选正好20届,刘宪权连拿了16届,前4届“落空”由于他在新华社香港分社参加香港回归相关工作,没在学校开课。今年,刘宪权快60岁了,他昨天告诉记者:要连拿20届“最佳教师”。

他曾被学生叫做“宪哥”,年纪大了,又变成“宪爷”。而今,习惯他幽默方式的同学,因为他上的是刑法课,称呼他“宪太爷”。学生刘环宇刚进华政园,就听学长讲,如果大学期间没听过刘宪权的刑法课,就等于没来过华政、没学过法学。大一下学期,刘老师开设“刑法学总则”课程,选课系统一开放,近千人“秒杀”,结果70%被“踢掉”。很不幸刘环宇也是其一,她当时哭了,不得不“蹭课”旁听。

大二上学期,刘环宇终于中彩票似的选上了刘老师的刑法学分则课程。“上刘老师的课,既困难又容易。”“难”在8时上课,6时就要起床去教室占位,甚至有的同学前一天晚上就用纸条、书本等占了位子;“易”在可以人人参与,从“微信抢红包法律监管漏洞”到“复旦投毒案判死刑还是死缓”,刘老师结合案例针对性提问,让同学自由辩论,阐发观点,自己则听取记录,再作总结点评。

上大课人多,刘宪权带着俗称“小蜜蜂”的麦克风,在人堆里艰难地落脚、移步,把小话筒送到发言学生的嘴边。他常对刘环宇等人说:“对方讲话时,你必须认真听,只有听了才能掌握对方观点甚至漏洞,然后进行反驳。”刘环宇觉得,这种教学方式培养了学生法律思维,提高了语言表达能力,更诠释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理念。

上了几十年的课,一大早从市区家中赶到松江校区,刘宪权从没迟到过。

吴允锋曾是刘教授的学生,现在成了他的同事——法律学院副院长。在别人眼里,刘教授上课旁征博引、信手拈来,似乎不用带书也能上。而作为教学团队成员,吴允锋知道,一节课45分钟,刘教授要用好几个45分钟来备课。比如法令有所修正,例子也要重新再找,即使一些经典案例,随着时间推移也慢慢落入俗套。刘宪权说,自他本科毕业留校以来,早年已把全校老师的课全都听了一遍,有些适合自己风格的教师课程,从头到尾、连听几遍。他总对吴允锋这样的青年教师说,这是不用花钱的最好的学习方式。现在,刘宪权照样在听他们每个人的课。

吴允锋说,刘宪权上课的最高境界恐怕是改变学生的人生选择。曾有一位非法律专业的学生听了他的课后被刑法学深深吸引,并立志考取刑法学专业研究生,成为刘教授门生。“在本科生入学时,刑法学科招生分数在法学中相对而言比较低,报考人数也是最少的;而四年本科结束后,研究生入学考试时,以去年为例,刑法报考人数居全校之首。”

刘宪权坦承,自己一年只休息一个完整的半天,那就是大年初一上午给家中老人拜年,当天下午就回到学校工作室。春节长假的学校,整幢楼只有他一个人在工作,而他觉得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效率是一年到头最高的时候。

这个暑假,没有课上的刘宪权,还是天天8时不到进工作室。

本文标签:[db:词语]

本文地址:http://www.quegoo.com/jiankang/gtkqkqqjj.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猎豹移动:微软发布8月例行更新 Windows 10亦受影响
下一篇: 哈尔滨银行成为中国首家加入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外汇交易平台的商业银行

相关图文

热点话题

频道月排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