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趣阁信息网-您随身的信息趣阁
首页 > 文化 > 正文

金融犯罪高利转贷案例剖析

金融犯罪系列之一:高利转贷罪

来源:法制天平 2019-10-02


>

概念及犯罪构成

【高利转贷罪】以转贷牟利为目的,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高利转贷他人,违法所得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数额巨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犯罪构成】

1、客体要件: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对信贷资金的发放及利率管理秩序。

金融机构包括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非银行金融机构主要指依法享有存、贷款经营权的非银行金融部门,如:信托投资部门、保险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农村信用合作社等。信贷资金是指金融机构根据中央银行有关贷款方针、政策,用于发放农村、城市贷款资金,主要由三个部分组成。①银行及其金融机构吸收的各种形式的存款;②国家财政拨发给银行及其金融机构的自有资金;③由资金市场拆借而入的资金。包括担保贷款资金和信用贷款资金。

2、客观要件:本罪在客观上表现为转贷牟利为目的,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高利转贷他人,违法所得数额较大的行为。

3、主体要件:本罪为特殊主体,即借款人。

4、主观要件:本罪主观上只能由故意构成,而且以转贷牟利为目的。过失不构成本罪。

立案追诉标准

根据《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规定:以转贷牟利为目的,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高利转贷他人,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

①高利转贷,违法所得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

②虽未达到上述数额标准,但两年内因高利转贷受过行政处罚二次以上,又高利转贷的。

何为“套取”

对于“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贷款通则》有关“借款人不得套取贷款用于借贷牟取非法收入”的规定。可以认为,凡是将金融机构贷款用于借贷牟取非法收入的行为,均属于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可见,这里的套取实际是一种骗取,即行为人以虚假的贷款理由或者贷款条件,隐瞒将贷款用于转贷牟利的真实用途,向金融机构申请贷款,然后将贷款并非用于从金融机构贷款时约定的用途,而是以高利非法转贷他人。

【案例】燕某某受贿、高利转贷案((2018)皖0826刑初244号)

【裁判理由】关于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燕某某贷款住房公积金35万元转借获利201165.25元不构成高利转贷罪的问题。经查,公诉机关的指控有下列证据证实:燕某某的供述和辩解,证人张某1、王某2、石某3、宗某、叶某1的证言,燕某某套取公积金贷款和归还本息相关资料,宿松县房产建司收取公积金贷款和转帐相关资料,安庆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宿松分中心情况说明,安庆市住房公积金贷款业务委托协议书,银行交易明细,吴荣谦出具的借条,中国人民银行宿松县支行关于住房公积金贷款有关问题的答复,中国建设银行宿松县支行关于住房公积金个人贷款有关情况的说明等,被告人燕某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亦无异议。本院审查认为:住房公积金是国家机关、国有企业、城镇集体企业、外商投资企业、城镇私营企业及其他城镇企业、事业单位、民办非企业单位、社会团体及其在职职工缴存的长期住房储金,是职工按规定存储起来的专项用于住房消费支出的个人住房储金,其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由职工所在单位缴存,另一部分由职工个人缴存,住房公积金必须存入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在受委托银行开设的专户内,实行专户管理。住房公积金个人贷款是向按时足额缴存住房公积金的职工,在购买、建造、大修城镇各类型住房时发放的贷款。住房公积金个人贷款业务属银行表外业务,通过表外科目进行核算,为银行非自营性贷款。根据安庆市住房公积金贷款业务委托协议书规定:安庆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宿松分中心负责公积金贷款申请的受理、审核、审批,承担公积金贷款风险,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宿松支行负责与借款人签订借款合同,按约定发放公积金贷款,回收公积金贷款本息,办理公积金贷款结算业务,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有权对银行受托办理的业务进行监督、检查、考核,依据考核结果按年支付委贷手续费。综上,住房公积金系单位及其在职职工缴存的长期住房储金,该储金由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存入银行开设的专户,贷款由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审批,并委托银行办理的业务,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承担公积金贷款风险。住房公积金个人贷款业务属银行表外业务,为银行非自营性贷款,被告人燕某某将贷款的住房公积金转借他人获利,未侵犯国家对信贷资金的发放及利率管理秩序,没有侵犯国家的信贷管理制度,故被告人燕某某的行为不构成高利转贷罪。

如何认定“高利”标准

【刑事审判参考第487号】姚凯高利转贷案——套取银行的承兑汇票是否属于套取银行信贷资金

【裁判理由】我们认为,尽管在刑法和司法解释中均对“高利”未作规定,但鉴于该罪是以转贷牟利为目的,因此只要转贷的利率高于银行的利率就应当属于“高利”,不必要求转贷利率必须达到一定的倍数。高利转贷行为涉及的利率倍数,仅仅是高利转贷行为社会危害性的表征之一,并不是反映该行为的真实社会危害性的唯一因素。如行为人以5倍银行贷款利率转贷他人,但如果其套取的银行贷款只有5千元,数额很小,尚不足以危害到金融秩序,故不应以犯罪论处;而如果行为人虽以2倍银行贷款利率转贷他人,但套取了2000万元的贷款,其违法所得巨大,其行为就危害了正常金融秩序,应以犯罪论处了。因此,对于高利转贷罪的定罪数额,刑法关注的是违法所得,这是能够真正反映其社会危害性的要件。对于利率标准的掌握不应过于苛严,只要高于银行贷款利率即可。认定高利转贷罪时,应将重点放在违法所得上。也就是说,只要违法所得较大,且转贷利率高于银行贷款利率,就应认定为高利转贷罪。

“违法所得”的认定

高利转贷罪是为了惩罚借款人的转贷牟利行为,故违法所得应当系借款人高利转贷所得的利息与其应支付金融机构贷款利息之差。

【案例】周某高利转贷案((2015)沭刑初字第01385号 )

【裁判理由】

①违法所得数额计算时间应当截止至归还银行贷款时止,如果贷款一直未归还,应计算至案发时止。我国刑法规定高利转贷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的信贷管理制度,也就是信贷资金发放及利率的管理秩序。如果用于高利转贷的资金不是金融机构的信贷金,而是自有资金,则缺少了高利转贷罪的构成要件,则不构成犯罪。本案被告人周某归还银行贷款后,套用银行信贷资金的行为终止,之后其向康某的借款性质也从银行信贷资金转变为周某自有资金,其与康某之间形成民间借贷关系,从康某处取得的利息应视为其合法收入,而非违法所得。故本案应以被告人周某实际套用银行信贷资金时间计算被告人周某应该获得的违法所得。

②违法所得数额应当按照高利转贷所得利息与其应支付给银行贷款利息差计算。高利转贷罪的立法本意是惩戒借款人转贷牟利的行为,应该取得的数额应以借款高利转贷所得的利息与其应支付金融机构贷款利息之差为宜。

③违法所得数额是实际取得或应当取得的数额。至于用款人是否支付本息不影响定罪。如用款人经济能力差,甚至本金也不能偿还,行为人自然没有实际获得利差,如不按犯罪论处,不利于国家对信贷资金的管理,明显与刑法中对该类犯罪立法本意不符。故用款人没有实际支付利息的情况下,以行为人应获得的违法所得即目标利益计算。本案截止案发,康某共归还被告人周某人民币121.04万元(包括利息),被告人周某本金160万元尚未收回,被告人周某尚未实际获利,故本案违法所得应以被告人周某应获得的违法所得即目标利益计算。

【案例】汤某兵、周某杰高利转贷(2018)皖0303刑初260号

【裁判理由】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的违法所得应当扣除银行贷款利息和支付的担保费用,周某杰的辩护人还提出周某杰个人的违法所得为4386元的辩护意见。经查认为,高利转贷的立法本意是惩戒借款人转贷牟利的行为,违法所得数额应以借款高利转贷所得的利息与其应支付金融机构贷款利息之差为宜,其支付的担保费属于进行犯罪的成本支出,不宜从违法所得中扣除。辩护人提出违法获利应扣除银行贷款利息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但提出担保费应当扣除的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庭审查明被告人周某杰、汤某兵和李某2共同违法所得是544067元,周某杰个人获得44067元。周某杰的辩护人提出周某杰个人的违法所得为4386元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案例】唐五四高利转贷案((2018)渝04刑终101号 )

【裁判理由】本案中,上诉人唐五四以装修餐厅为由申请银行信贷资金,获得贷款后却并未用于餐厅装修,而是立即将其中大部分资金转借徐某,并与徐某约定收取高息,故其主观上为了牟取高利而套取银行资金的故意明显。虽然上诉人唐五四转贷后是否实际获利因证据不足不能认定,但根据其与借款人约定的利息(6个月180万元),其可获取的利益已超过高利转贷罪的入罪标准(10万元),对刑法所保护的法益已经造成侵害,未实际获利并不影响犯罪构成,只是犯罪目的未能得逞,从犯罪形态上构成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处罚。因此,上诉人唐五四及辩护人提出不构成高利转贷罪的理由不能成立。

但是,有些法院认为对于违法所得的数额并不包括可得利益。

【案例】范桂东高利转贷案((2018)苏13刑终281号)

【裁判理由】关于上诉人鑫达公司、上诉人范桂东及其辩护人提出的原审法院计算违法所得不应将可得部分计入违法所得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高利转贷罪是以转贷牟利为目的,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高利转贷他人,违法所得数额较大的,构成高利转贷罪。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二十六条的规定,高利转贷,违法所得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构成高利转贷罪。从立案标准的整体体系来看,对违法所得一般以实际取得的违法数额作为认定依据。而将可得利益计入违法所得,会导致认定违法所得数额和追缴违法所得数额不一致,出现明显的数额计算上的矛盾和整体解释上的矛盾。综上,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所提该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

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后才产生“转贷”目的,是否构成高利转贷罪

在司法实践中,高利转贷的行为人常常以主观目的的产生时间晚于贷款时间为理由进行辩解。对此,如何认定存在两种不同的观点:

1否定说。由于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是本罪构成要件的一部分,所以,行为人在获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时,就必须具有转贷牟利的目的。行为人出于正当目的取得金融机构信贷资金,然后才产生将信贷资金高利转贷他人的意图进而实施这种行为的,不应以犯罪论处。【张明楷《刑法学》(第四版)】2肯定说。行为人在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后产生转贷牟利目的,同样也可以构成本罪。因为,首先,行为人转贷牟利产生的时间很难确定,如果强调在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后产生转贷牟利目的,就不构成本罪,会导致行为人以此为借口而逃脱刑法的制裁;其次,转贷牟利目的产生的先后,对于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行为的认定并不会产生实质的影响,最后,本罪中行为人是否有套取的行为,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行为人对贷款的实际用途决定的。行为人在获取贷款后又加以转贷,足以说明其之前获取贷款理由的虚假性,从而说明行为人实施了套取金融机构贷款行为。【刘宪权《金融犯罪刑法学原理》】

我们基本同意否定说的观点,即转贷牟利目的产生的时间对于本罪的认定具有意义。如果行为人获取贷款的手段合法,只是在后期产生了高利转贷的意图,不应构成犯罪。主要理由如下:首先:从高利转贷的特征来看,犯罪行为是由套取贷款和高利转贷两个行为组成,两者缺一不可,如果行为人获取贷款的行为不符合“套取”的行为特征,即没有“套取”行为,也不符合本罪的客观条件。如果行为人获取贷款的目的还是文件都是合法的,何来“套取”之说。不能因为司法实践中对于认定目的产生的前后困难,就依据行为人转贷行为而推定贷款行为是“套取”。这不符合刑法谦仰性的。其次,从法条的相互关系考察,我国现行刑法对于滥用贷款或者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贷款诈骗行为进行规制都是以行为人骗取贷款为前提条件。因此行为人如果转贷牟利的目的产生于贷款之后,不宜作为犯罪处理。【江必新主编《金融犯罪前沿问题审判实务--金融犯罪》】

【案例】余某某涉嫌高利转贷案(渝酉检刑不诉[2016]25号不起诉决定书)

【不起诉理由】酉阳县公安局移送审查起诉认定:2013年10月16日,被不起诉人余某某以其个人的名义,以酉阳县**建材有限公司做抵押、以酉阳县**建筑材料有限公司需要原材料生产为借口,在重庆银行**支行申请贷款300万元,随后将该贷款中的100万元以其公司员工伍某某的名义借给阳某某,期限3个月,并收取其15万元的借款利息,同时还约定如超期,则按8分/月的利息计算违约金,并要求阳某某承诺在其酉阳县**建设项目的工程款中直接扣除。2014年8月14日,被不起诉人余某某直接从阳某某的工程款中扣除182.16万元,其获利82.16万元。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认为:本案证据不能充分证明余某某以转贷牟利为目的,而套取银行信贷资金的行为,故对余某某做出不起诉决定。

以投资、参股、联营等形式实施高利转贷行为的认定

随着金融机构信贷管理制度的完善监管力度的加强,高利转贷犯罪中的转贷行为更加复杂。犯罪分子变换名目,以“投资”、“参股”、“合伙经营”、“收取服务费”等名义,变相将贷款转给他人使用,以获取高额利息收益。犯罪分子以形式上较为完备的手续为掩护,在其正常经济活动的表象下的高利转贷行为具有更强的隐蔽性,相关部门较难发现其违规违法行为。

对于行为人以转贷牟利目的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高利借贷给名义上有合作关系但实际上不参与经营的企业,违法所得数额较大的,也应认定为高利转贷罪。【张明楷《刑法学》(第四版)】 当前,企业之间互相投资、参股等形式并不少见,企业之间资金往来的方式多种多样,有些是正常的经营行为,但有些是在正常经营的幌子下实施违法犯罪活动,高利转贷行为往往被合法经营的外表所掩盖。我们认为,判断是否属于高利转贷,应当以行为人获取的是利润还是利息为准,需要结合行为人的主观故意和经营活动的真实性,不能仅凭双方约定的获利形式来定。如果行为人具有转贷牟利的故意,且没有真实的经营活动,不论是以什么形式获取利益,都应属于高利转贷行为。【江必新主编《金融犯罪前沿问题审判实务--金融犯罪》】

边贷款边放贷行为的性质认定

当前,许多企业都采取负债经营的策略,即在自有资金充足的情况下也向银行贷款。有些企业一方面向金融机构申请贷款用于生产经营,另一方面将自有资金转贷他人牟利。对于这种行为如何认定存在不同的看法。

1观点一:这种情况不宜认定为犯罪。因为,其一,行为人用以高利放贷的资金确是自有资金,且行为人的借款确系按照借款合同的约定用途和数量使用;其二,行为人按借款合同的规定用途使用信贷资金,从宏观上看,不会破坏国家的信贷政策,避免了信贷资金投向上的偏差;从微观上看,也不会影响贷款的偿还能力,这种行为与非法拆借没有实质上的差别,所以不构成犯罪。2观点二:这是一种变相高利转贷的情形,即行为人以转贷牟利目的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后,表面上将该部分资金用于生产经营,但将自有资金高利借贷他人,违法所得数额较大的,应当认定为高利转贷罪;【张明楷《刑法学》(第四版)】

行为人先将自有资金高利转贷牟取高利息收入,然后又通过各种手段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弥补自有资金的不足,并且能够证明行为人在贷出自有资金时就有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弥补自有资金的不足的动机,如果所得数额较大的,也应当认定为高利转贷的行为;行为人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用于自用,而将自己本来就有的自有资金高利转贷他人,从中获取高利收入,如果能证明其行为具有“借鸡下蛋”的动机,也应当认定为高利转贷的行为。【刘方 单民 沈宏伟《刑法适用疑难问题及定罪量刑标准通解》】

无论是行为人将自有资金高利转贷谋取非法利益,而后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弥补自身资金不足;还是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后,将该笔资金注入流动资金或者其它用途,而将自有资金抽出高利转贷他人,行为人的行为都是在以转贷牟利为目的的主观意志支配下实施的,由于资金本身属于种类物,实际上很难分清放贷给他人的资金与从金融机构获取的贷款是不是同一笔资金。因此,上述行为实质上与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后直接高利转贷他人并没有区别,同样会给金融机构的信贷安全带来危害。【刘宪权《金融犯罪刑法学原理》】

3观点三:如果行为人不能将自有资金与信贷资金分开管理,而主张自有资金用于放贷,应当符合高利转贷罪的构成要件;但是行为人对自有资金与信贷资金的管理具有严格的分控管理制度,将信贷资金严格按照贷款时的申请条件进行使用,而将自有资金用于放贷,无论行为人在贷款时是否有考虑过用自有资金放贷都不符合高利转贷罪的构成要件,没有侵犯高利转贷罪所保护的国家的金融管理秩序,虽然用自有资金放贷的行为可能构成其它犯罪。因为,本罪在客观上的“转贷”性,只能专指转贷信贷资金。【江必新主编《金融犯罪前沿问题审判实务--金融犯罪》】

将贷款余额高利转贷他人牟取非法利益行为的认定

司法实践中,对于行为人在贷款使用过程中,将贷款余额高利转贷他人牟取非法利益,应如何定性,有不同的观点。

1 观点一:这种情况是否构成本罪,关键在于行为人主观方面的故意内容如何。如果行为人确实将贷款余额高利转贷,在认定上还要结合主观方面分析有无套取信贷资金的行为。如果行为人在申请贷款时,对申请项目的需要的资金量有明确的认识,故意借机多报致使申请数额超过实际资金量,而又有将多余的资金用于放贷的意图,则符合套取信贷资金的构成要件,是套取信贷资金的行为,之后又高利转贷的,可以构成本罪。如果行为人在申请贷款时,按实际的资金如实申报,取得贷款后,由于情况发生变化,实际使用资金量远少于申请额,利用多余的资金高利转贷的,由于不具有以转贷牟利的目的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的行为,因此虽是高利转贷行为,也不构成犯罪,可以按一般金融违法行为处理。2 观点二:对于行为人将贷款余额高利转贷他人牟取非法利益行为的定性,只要违法数额或者违法次数达到构成犯罪的标准,即可按高利转贷罪定罪处罚。

我们认为上述两种观点都值得商榷。将贷款余额用于放贷的行为性质决定于贷款时存在的目的。如果在贷款时不具有转贷的目的,那么事后把贷款余额用于放贷的行为不符合本罪的犯罪构成要件所要求的“犯罪目的”这一要件。本罪的犯罪目的,应当是贯穿在“套取”与“转贷”两个行为中的,也就是说必须在套取行为发生之前,如果套取行为发生后才产生转贷目的,基于刑法的谦仰性,不能认为构成本罪,仅仅因为无法查证或查证工作困难而推定其构成本罪显然不行。【江必新主编《金融犯罪前沿问题审判实务--金融犯罪》】

高利转贷犯罪中金融机构工作人员行为的认定

1

对于金融机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利,获取贷款并高利转贷的,应按照想象竞合犯处理,以是否具有国家工作人员身份,分别以挪用公款罪、挪用资金罪定罪处罚;

2

对于金融机构工作人员内外勾结实施高利转贷犯罪的,按照共同犯罪处理,以金融机构工作人员为主的,以挪用公款罪、挪用资金罪定罪处罚;以非金融机构工作人员为主的,以高利转贷罪处罚;

3

对于金融机构工作人员在发放贷款过程中,从中收取回扣、好处费、手续费的,分别以受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定罪处罚;

4

对于金融机构工作人员在发放贷款过程中构成违法发放贷款罪、违法向关系人发放贷款罪的,按照《刑法》第186条的规定定罪处罚。如果金融机构工作人员主观故意不明知、也未利用职权,只是在其中起到咨询、介绍作用,即使收取好处费,也不应按犯罪处理。

燕某某受贿、高利转贷一审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 : 宿松县人民法院
案号 : (2018)皖0826刑初244号
裁判日期 : 2018-11-01
文书来源 : 中国裁判文书网
案件类型 : 判决
文书性质 : 刑事
审理程序 : 一审
合 议 庭 : 张小敏 高效吉
原告信息
原告:安徽省宿松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信息
被告:燕某某
被告代理律师
芮松
安徽皖松律师事务所
文书正文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安徽省宿松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燕某某,男,1965年6月14日出生,汉族,安徽省宿松县人,研究生文化,干部,住宿松县孚玉镇政府路17号。2001年8月任宿松县长铺镇党委副书记、镇长;2006年2月任长铺镇党委书记;2010年4月任宿松县住建局局长(2012年9月至2017年3月兼任宿松县美丽乡村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2017年3月任宿松县审计局党组书记、局长。2018年4月8日因涉嫌严重违法被宿松县监察委员会决定留置;同年7月4日经宿松县委常委会批准,决定给予燕某某开除党籍处分;2018年7月6日被安徽省宿松县人民检察院决定逮捕,同年7月7日由宿松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太湖县看守所。
辩护人芮松,安徽皖松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安徽省宿松县人民检察院以宿检刑诉〔2018〕25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燕某某犯受贿罪、高利转贷罪,于2018年8月17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9月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安徽省宿松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石某1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燕某某及其辩护人芮松等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安徽省宿松县人民检察院指控:一、被告人燕某某涉嫌受贿罪的事实
2003年至2018年,被告人燕某某在担任长铺镇镇长、党委书记、县住建局局长、县美丽乡村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美丽办”)主任、县审计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现金共计人民币96.6万元、购物卡1.4万元、手表一只、金项链一条、苹果和三星S6手机各一部,为他人谋取利益。受贿价值共计99.6997万元。具体是:
1、2015年11月,刘某1与他人合伙,借用安徽博信达建设有限公司资质承建宿松县龙门南路建设工程。2016年下半年,刘某1因资金周转困难,无力支付到期巨额债务,多次找燕某某帮忙,要求提前拨付龙门南路工程款600万元,燕某某表示同意。2017年1月,燕某某协调并批准拨付龙门南路建设工程款600万元。刘某1得知后,便安排其妻子于2017年1月24日到银行预约取款50万元,准备送给燕某某表示感谢。次日,刘某1在收到工程款后便到燕某某家中送给其人民币50万元,燕某某予以收受。
2、收受高某人民币共15.5万元、价值3180元的手表一只、价值4617元的黄金项链一条。
(1)2003年的一天,高某为感谢燕某某在对其承包的长铺镇新合路工程上给予的关照和帮助,送给燕某某人民币0.6万元,燕某某予以收受。
(2)2005年的一天,高某为感谢燕某某在其购买长铺镇新合路宅基问题上提供的帮助,送给燕某某手表一只,燕某某予以收受。
(3)2008年的一天,高某为感谢燕某某对其承包长铺镇敬老院工程上给予的帮助,送给燕某某人民币0.5万元。
(4)2008年的一天,高某为感谢燕某某对其承包的长铺镇“村村通”工程上给予的关照和帮助,送给燕某某人民币1万元,燕某某予以收受。
(5)2004年至2008年每年春节,高某为感谢燕某某的关照和帮助,均送给燕予龙人民币0.4万元,共计人民币2万元,燕某某均予以收受。
(6)2012年至2018年的每年春节,高某为感谢燕某某在其工程承包、液化气站安全审验、新型砖的推销等方面提供的关照和帮助,每次送给燕某某人民币1万元,共计人民币7万元,燕某某均予以收受。
(7)2005年至2018年,高某为感谢燕某某的关照和帮助,以住院慰问、喜事礼金、生日礼金等名义送给燕某某人民币共计4.4万元、黄金项链一条。分别是:2005年燕某某因交通事故在上海住院,高某送人民币0.4万元;2005年燕某某位于宿松县政府路17号的房子进屋,高某送人民币0.4万元;2017年燕某某位于合肥柏悦公馆的房子进屋,高某送人民币1万元;2012年至2017年,燕某某每年过生日,高某送人民币共计1.6万元;2018年燕某某女儿结婚,高某送人民币1万元;2016年燕某某妻子张某1过生日,高某送黄金项链一条。上述财物燕某某均予以收受。
3、收受宿松县国安矿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叶某2人民币11.2万元。
(1)2013年正月的一天,燕某某与叶某2等人在金莎大酒店开房赌博。赌博结束后,叶某2为了感谢燕某某在县山水公园社会化管理等方面给予的帮助,送给其人民币1.2万元,燕某某予以收受。
(2)2017年2月,燕某某为掩饰其家庭收入并获利,以借款形式将50万元放在叶某2处。为感谢燕某某多年的关照并寻求更多的照顾,2017年腊月的一天,叶某2以“50万元产生的收益”为由,送给燕某某人民币10万元,燕某某予以收受。
4、收受宿松县建筑规划设计院人民币共5.6万元和价值5600元的苹果手机一部。
(1)2010年端午节至2017年春节期间,宿松县建筑规划设计院院长罗某2为感谢燕某某在本人职务调整、对规划设计院业务安排和提高设计费结算比例等事项上给予的关照和帮助,代表设计院每年春节期间均送给燕某某人民币0.4万元;每年端午节和中秋节期间各送给燕某某人民币0.2万元,共计人民币5.6万元,燕某某均予以收受。
(2)2015年,燕某某向罗某2提出由宿松县建筑规划设计院为其购买一部手机。为感谢燕某某的关照,罗某2代表设计院送给燕某某苹果6手机一部。
5、收受宿松县柳坪乡邱山村人民币2.3万元。
(1)2012年年底,宿松县柳坪乡邱山村原支部书记吴某2为感谢燕某某将邱山村增补为村庄整治点,送给燕某某人民币0.5万元,燕某某予以收受。
(2)2013年年底,吴某2为感谢燕某某在宿松县柳坪乡邱山村美丽乡村建设和考核过程中给予的关照和帮助,送给燕某某人民币1万元,燕某某予以收受。
(3)2014年6月,吴某2为感谢燕某某在宿松县柳坪乡邱山村美丽乡村建设和考核过程中给予的关照和帮助,送给燕某某人民币0.8万元,燕某某予以收受。
6、2014年下半年,宿松县河塌乡黄坂村支部书记黄某1为感谢燕某某在黄坂村美丽乡村建设和考核过程中给予的关照和帮助,安排村干黄某2和李某到燕某某办公室,送给其0.6万元的超市购物卡,燕某某予以收受。
7、2015年正月和2016年正月,宿松县鹏程电脑学校负责人刘某4为申报取得建筑从业人员培训资格,到燕某某办公室找其帮忙,每次送给其超市购物卡0.4万元,共计0.8万元,燕某某均予以收受。
8、2016年,燕某某向宿松县经济适用房开发公司经理杨某示意想换一部手机,杨某为感谢燕某某对公司和其本人的关心和帮助,送给其价值3600元的三星S6手机一部,燕某某予以收受。
9、2018年正月,石某2为感谢燕某某将部分不需要招标的小额市政工程给其承包和工程款结算等事项上给予的关照和帮助,在燕某某女儿结婚时送给燕某某人民币1万元,燕某某予以收受。
10、2012年年底至2016年年底,美丽办主持日常工作的副主任余某为感谢燕某某的关照,以春节拜年、香烟款、油费等名义代表“美丽办”送给燕某某人民币11万元,燕某某予以收受。
二、被告人燕某某涉嫌高利转贷罪的事实
2013年7月,燕某某妻子张某1与木材商吴荣谦爱人谈心时,吴荣谦爱人表示愿意以1.5%的月利率向其借款。为赚取息差,燕某某指令下属为其办理虚假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等材料,谎称自建房屋,骗取42.5万元公积金,其中35万元系中国建设银行发放的住房公积金贷款,另外7.5万元系提取个人住房公积金余额。2013年9月,燕某某将其中40万元连同其妻弟张某410万元,共计50万元,以1.5%的月利率借给木材商吴荣谦。至2017年9月,燕某某已收到4年利息28.8万元,其中35万元贷款得息25.2万元,除去燕某某实际已偿还的50834.75元外,燕某某高利转贷违法所得为201165.25元。
公诉机关当庭提交了书证、物证、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和辩解、鉴定意见等证据,据此认为:被告人燕某某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为他人谋取利益;被告人燕某某以转贷牟利为目的,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高利转贷他人,违法所得数额较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应当以受贿罪、高利转贷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且应数罪并罚。该院提请法院依法判决。
一审答辩情况
被告人燕某某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无异议,自愿认罪,并辩护提出:我自被留置后,主动交代了组织上尚未掌握的受贿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还积极退赃,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燕某某的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燕某某构成受贿罪无异议,辩护提出:(一)、住房公积金贷款不属于金融机构的信贷资金,燕某某的行为不构成高利转贷罪;(二)、对受贿罪下列事实和定性有异议:1、燕某某收受高某送的第5笔和第7笔共6.4万元、石某2送的1万元均属人情往来,不应认定为受贿;2、燕某某收受叶某2送给的11.2万元和宿松县建筑规划设计院送的5.6万元均不符合受贿罪“为他人谋取利益”的犯罪构成,应认定为赠款或违纪行为,不应认定为犯罪;3、燕某某收宿松县美丽办1万元的油费属该办使用燕某某车辆实际发生的油费,不应认定为受贿;(三)、被告人燕某某受贿罪具有自首、退赃等情节,请求人民法院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一、被告人燕某某受贿罪的事实
2003年至2018年,被告人燕某某在担任宿松县长铺镇镇长、党委书记、宿松县住建局局长、宿松县美丽乡村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美丽办”)主任、宿松县审计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现金共计人民币82.2万元、购物卡1.4万元、瑞士名爵手表一只、苹果和三星S6手机各一部,为他人谋取利益。受贿价值共计84.838万元。具体是:
1、2015年11月,刘某1与他人合伙,借用安徽博信达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资质承建宿松县龙门南路建设工程。2016年下半年,刘某1因资金周转困难,无力支付到期巨额债务,多次找燕某某帮忙,要求提前拨付龙门南路工程款600万元,燕某某表示同意。2017年1月,燕某某协调并批准拨付龙门南路建设工程款600万元。刘某1得知后,便安排其妻子于2017年1月24日到银行预约取款50万元,准备送给燕某某表示感谢。次日,刘某1在收到工程款后便到燕某某家中送给其人民币50万元,燕某某予以收受。
2、收受高某人民币共11.1万元、价值3180元瑞士名爵手表一只。
(1)2003年的一天,高某为感谢燕某某在对其承包的宿松县长铺镇新合路工程上给予的关照和帮助,送给燕某某人民币0.6万元,燕某某予以收受。
(2)2005年的一天,高某为感谢燕某某在其购买宿松县长铺镇新合路宅基问题上提供的帮助,送给燕某某瑞士名爵手表一只,燕某某予以收受。
(3)2008年的一天,高某为感谢燕某某对其承包宿松县长铺镇敬老院工程上给予的帮助,送给燕某某人民币0.5万元。
(4)2008年的一天,高某为感谢燕某某对其承包的宿松县长铺镇“村村通”工程上给予的关照和帮助,送给燕某某人民币1万元,燕某某予以收受。
(5)2004年至2008年每年春节,高某为感谢燕某某的关照和帮助,均送给燕予龙人民币0.4万元,共计人民币2万元,燕某某均予以收受。
(6)2012年至2018年的每年春节,高某为感谢燕某某在其工程承包、液化气站安全审验、新型砖的推销等方面提供的关照和帮助,每次送给燕某某人民币1万元,共计人民币7万元,燕某某均予以收受。
3、2013年正月的一天,燕某某与叶某2等人在金莎大酒店开房赌博。赌博结束后,叶某2为了感谢燕某某在宿松县山水公园社会化管理等方面给予的帮助,送给其人民币1.2万元,燕某某予以收受。
4、收受宿松县建筑规划设计院人民币共5.6万元和价值5600元的苹果手机一部。
(1)2010年端午节至2017年春节期间,宿松县建筑规划设计院院长罗某2为感谢燕某某在本人职务调整、对规划设计院业务安排和提高设计费结算比例等事项上给予的关照和帮助,代表设计院每年春节期间均送给燕某某人民币0.4万元;每年端午节和中秋节期间各送给燕某某人民币0.2万元,共计人民币5.6万元,燕某某均予以收受。
(2)2015年,燕某某向罗某2提出由宿松县建筑规划设计院为其购买一部手机。为感谢燕某某的关照,罗某2代表设计院送给燕某某苹果6手机一部。
5、收受宿松县柳坪乡邱山村人民币2.3万元。
(1)2012年年底,宿松县柳坪乡邱山村原支部书记吴某2为感谢燕某某将邱山村增补为村庄整治点,送给燕某某人民币0.5万元,燕某某予以收受。
(2)2013年年底,吴某2为感谢燕某某在宿松县柳坪乡邱山村美丽乡村建设和考核过程中给予的关照和帮助,送给燕某某人民币1万元,燕某某予以收受。
(3)2014年6月,吴某2为感谢燕某某在宿松县柳坪乡邱山村美丽乡村建设和考核过程中给予的关照和帮助,送给燕某某人民币0.8万元,燕某某予以收受。
6、2014年下半年,宿松县河塌乡黄坂村支部书记黄某1为感谢燕某某在黄坂村美丽乡村建设和考核过程中给予的关照和帮助,安排村干黄某2和李某到燕某某办公室,送给其0.6万元的超市购物卡,燕某某予以收受。
7、2015年正月和2016年正月,宿松县鹏程电脑学校负责人刘某4为申报取得建筑从业人员培训资格,到燕某某办公室找其帮忙,每次送给其超市购物卡0.4万元,共计0.8万元,燕某某均予以收受。
8、2016年,燕某某向宿松县经济适用房开发公司经理杨某示意想换一部手机,杨某为感谢燕某某对公司和其本人的关心和帮助,送给其价值3600元的三星S6手机一部,燕某某予以收受。
9、2018年正月,石某2为感谢燕某某将部分不需要招标的小额市政工程给其承包和工程款结算等事项上给予的关照和帮助,在燕某某女儿结婚时送给燕某某人民币1万元,燕某某予以收受。
10、2012年年底至2016年年底,美丽办主持日常工作的副主任余某为感谢燕某某的关照,以春节拜年、香烟款、油费等名义代表“美丽办”送给燕某某人民币11万元,燕某某予以收受。
2017年5月26日,安徽省委第二巡视组向宿松县监察委员会移交反映燕某某收受他人钱物的问题线索,2017年6月2日,中共宿松县纪委、宿松县监察委员会对燕某某涉嫌严重违纪问题立案审查,经过核实发现燕某某家庭资产明显超出正常收入,涉嫌受贿犯罪。2018年4月3日,中共宿松县纪委、宿松县监察委员会决定对燕某某采取“走读式”谈话,谈话期间,燕某某对其家庭巨额财产拒不说明。2018年4月8日,宿松县监察委员会对燕某某采取留置措施,留置期间,燕某某交代了部分受贿问题,但与宿松县监察委员会调查有出入,经办案人员做工作,燕某某如实交代了其收受他人钱财的犯罪事实。
宿松县监察委员会在审查燕某某违纪违法案期间,燕某某妻子张某1将其放于他人名下的70万元银行卡、苹果手机一部、瑞士名爵手表一只、金项链一条交宿松县监察委员会,燕某某妻弟张某4主动将代其保管的24.5万元交宿松县监察委员会;宿松县监察委员会在刘某1、叶某2、高某、石某2、祝玉柱、张晓青、余高才等人处追回燕某某隐匿的违纪违法款393万元及其孳息58.6万元;宿松县监察委员会扣押燕某某三星S6手机一部。
上述事实,被告人燕某某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被告人燕某某的供述和辩解(含自书的交待材料),物证手表、手机及其照片,证人张某1、刘某1、王某1、洪某1、叶某1、汪某1、孙某1、叶某2、叶某3、高某、罗某1、张某2、张某3、刘某2、孙某2、叶某4、吴某1、余某、徐某、洪某2、刘某3、罗某2、汪某2、吴某2、吴某3、黄某1、李某、黄某2、刘某4、杨某、石某2、张某4、王某2、吴某4的证言,宿松县公安局出具的户籍证明、前科证明,宿松县监察委员会出具的到案经过、案件有关问题的说明、退缴赃款情况的说明、搜查证和搜查笔录、查封和扣押清单及通知书、委托鉴定书,刘某1、高某、叶某2、祝玉柱出具的借条,干部任免审批表,中共宿松县委组织部文件,中共宿松县委通知,宿松县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文件,中共长铺镇委员会文件和通知,中共长铺镇委员会会议记录、中共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党组文件,中共宿松县审计局党组文件,宿松县美丽乡村建设工作领导小组文件,中共宿松县纪委开除燕某某党籍决定的文件,宿松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市场监督所出具的证明,宿松县价格认证中心鉴定结论书,宿松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出具的私营企业基本注册信息查询单,宿松县龙门南路二期建设施工合同、工程内部合伙协议、工程款拨付请示文件、工程款拨付财务凭证,宿松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2016年底拨款安排表,宿松县市政园林绿化管理处借款100万票据,安徽博信达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出具的说明、内部承包协议书、拨款的财务凭证,王某1建行账户交易明细、家庭支出帐材料,刘某1承建堤坝西路一期工程合同、内部协议、工程款拨付资料,西畴北街至黄商超市排水涵工程合同、内部协议及工程款拨付资料,刘某1提前纳税拨付工程款材料,高某双安燃气公司年审资料、河塌乡毛岭村康居新村规划许可资料、销砖的有关材料、承包长铺镇敬老院工程合同和会议记录、承包长铺镇新河路工程合同和拨款资料、承包长铺镇村村通工程合同和有关资料,长铺镇长岭路工程合同,美丽办会议记录、实际开支明细、虚开发票套取资金的财务资料,宿松县美丽乡村建设领导小组会议纪要、文件,中共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党组任命叶某4会议纪要和记录、罗某2任职和离职文件、杨某任职文件,叶某2承包山水公园物业管理合同资料,刘某4申报建筑从业人员培训资格的相关资料,石某2承包长铺镇长岭西路工程合同和拨款资料、承包园林路公路局段顺接工程合同和拨款资料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关于被告人燕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燕某某收受高某的第5笔共2万元款属人情往来,不应认定为受贿的问题。经查,证人高某证实:2004年至2008年每年春节,其均送给燕某某人民币0.4万元,共计人民币2万元,燕某某均予以收受,送钱主要是燕某某这些年先后做长铺镇的镇长、书记在其工程等方面给予了帮助,此节事实还有燕某某的供述和张某1的证言证实。故燕某某收受高某第5笔款共2万元应认定为受贿,不属人情往来,被告人燕某某的辩护人对此的辩护观点不成立。
关于被告人燕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燕某某收受高某的第7笔共4.4万元款物属人情往来,不应认定为受贿的问题。经查,燕某某、高某、张某1对燕某某收取高某的第7笔共4.4万元款物供述或陈述一致,但高某提出其中3.4万元为人情往来(2005年燕某某因交通事故在上海住院送人民币0.4万元;2005年燕某某宿松县政府路17号的房子进屋送人民币0.4万元;2017年燕某某合肥柏悦公馆的房子进屋送人民币1万元;2012年至2017年燕某某过生日送人民币共计1.6万元),高某并证实(亦得到燕某某、张某1的印证):燕某某、张某1自2012年至2018年春节,燕某某、张某1每次一般带一条1000元左右的烟和一瓶五粮液酒,另外包1000元红包给其小儿子;2012年其翼翔路房子进屋张某1包了4000元红包,其子高志强结婚张某1包了6000元礼;2016年儿媳生孩子张某1送4000元红包,大儿子高志强合肥房子进屋张某1送6000元红包;其每年生日张某1都带一条1000元的烟或包1000元的红包。综上,燕某某与高某互有人情往来,燕某某收受高某的第7笔共4.4万元款物属人情往来,不应认定为受贿,故对被告人燕某某的辩护人对此的辩护观点予以采纳。
关于被告人燕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燕某某收受叶某2送给其人民币1.2万元不符合受贿罪“为他人谋取利益”的犯罪构成,应为赠款,不构成受贿的问题。经查,证人叶某2证实:2013年正月的一天,其与燕某某等人在金莎大酒店打麻将,牌局结束后,其送给燕某某人民币1.2万元,燕某某推了推就收下了,其送此款是因燕某某以前帮了不少的忙,以后还需要燕某某帮忙,且其当时在宿松县山水公园社会化管理方面得到了燕某某的帮助,燕某某的供述也印证叶某2送钱的目的是希望得到其关照和帮助。燕某某收受叶某2送给其人民币1.2万元,符合受贿罪“为他人谋取利益”的犯罪构成要件,该款不属赠款,故被告人燕某某的辩护人对此的辩护观点不成立。
关于被告人燕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燕某某收叶某2以“50万元产生的收益”为由给的人民币10万元不构成受贿的问题。经查,2017年2月,燕某某为掩饰其家庭收入并获利,由张某1和张某4经手将50万元放在叶某2处。2017年腊月的一天,叶某2交给燕某某人民币10万元,并称是“50万元产生的收益”,燕某某予以接受。此节事实有燕某某的供述,证人张某1、张某4、叶某2、叶某3的证言,叶某2立的借据等证据证实,考虑到燕某某已经交给叶某250万元的本金,其目的是为掩饰其家庭收入并获利,该款本身会产生利息,且叶某2交给燕某某人民币10万元也讲是50万元产生的收益,该10万元属违法所得产生的孳息,这与行为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是有区别的,燕某某收该款不构成受贿。故对被告人燕某某的辩护人对此的辩护观点予以采纳。
关于被告人燕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石某2在燕某某女儿结婚时送的1万元是人情往来,不构成受贿的问题。经查,证人石某2证实:2018年正月初二,其到燕某某家拜年,将一个装有1万元人民币的红包给张某1,并讲孩子结婚一点小意思,张某1推辞下就收了,当时燕某某也在客厅里坐,其送此款是因燕某某将部分市政工程给其承包和工程款结算等事项上给了关照和帮助,送此款不是人情往来。此节事实有燕某某、张某1的供述或证言印证。故燕某某在女儿结婚时收受石某2送给其人民币1万元不是人情往来,构成受贿,被告人燕某某的辩护人对此的辩护观点不成立。
关于被告人燕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燕某某收受的宿松县建筑规划设计院人民币5.6万元不符合受贿罪“为他人谋取利益”的犯罪构成,应为违纪行为,不应认定为犯罪的问题。经查,证人罗某2证实:2010年端午节至2017年春节期间,其代表设计院到燕某某家,每年春节期间均送给燕某某人民币0.4万元,每年端午节和中秋节期间各送给燕某某人民币0.2万元,共计人民币5.6万元,燕某某把钱收下了,其送款是为燕某某在其职务调整、对设计院业务安排和提高设计费结算比例等事项上给予的关照和帮助。此节事实有燕某某、汪某2、余某的供述或证言印证。故燕某某收受的宿松县建筑规划设计院人民币5.6万元符合受贿罪“为他人谋取利益”的犯罪构成要件,属受贿,被告人燕某某的辩护人对此的辩护观点不成立。
关于被告人燕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燕某某收宿松县美丽办1万元的油费属该办使用燕某某车辆实际发生的油费,不应认定为受贿的问题。经查,证人余某证实:2016年,其得知燕某某买了私家车,会有加油的开支,就以加油费的名义送1万元人民币,还是为了和燕某某搞好关系,能得到燕某某的关照,燕某某与宿松县美丽办无经济往来和债权债务关系。此节事实有燕某某、徐某的供述或证言印证。故燕某某收受宿松县美丽办1万元的油费不属该办使用燕某某车辆实际发生的油费,属受贿,被告人燕某某的辩护人对此的辩护观点不成立。
本院认为
关于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燕某某贷款住房公积金35万元转借获利201165.25元不构成高利转贷罪的问题。经查,公诉机关的指控有下列证据证实:燕某某的供述和辩解,证人张某1、王某2、石某3、宗某、叶某1的证言,燕某某套取公积金贷款和归还本息相关资料,宿松县房产建司收取公积金贷款和转帐相关资料,安庆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宿松分中心情况说明,安庆市住房公积金贷款业务委托协议书,银行交易明细,吴荣谦出具的借条,中国人民银行宿松县支行关于住房公积金贷款有关问题的答复,中国建设银行宿松县支行关于住房公积金个人贷款有关情况的说明等,被告人燕某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亦无异议。本院审查认为:住房公积金是国家机关、国有企业、城镇集体企业、外商投资企业、城镇私营企业及其他城镇企业、事业单位、民办非企业单位、社会团体及其在职职工缴存的长期住房储金,是职工按规定存储起来的专项用于住房消费支出的个人住房储金,其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由职工所在单位缴存,另一部分由职工个人缴存,住房公积金必须存入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在受委托银行开设的专户内,实行专户管理。住房公积金个人贷款是向按时足额缴存住房公积金的职工,在购买、建造、大修城镇各类型住房时发放的贷款。住房公积金个人贷款业务属银行表外业务,通过表外科目进行核算,为银行非自营性贷款。根据安庆市住房公积金贷款业务委托协议书规定:安庆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宿松分中心负责公积金贷款申请的受理、审核、审批,承担公积金贷款风险,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宿松支行负责与借款人签订借款合同,按约定发放公积金贷款,回收公积金贷款本息,办理公积金贷款结算业务,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有权对银行受托办理的业务进行监督、检查、考核,依据考核结果按年支付委贷手续费。综上,住房公积金系单位及其在职职工缴存的长期住房储金,该储金由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存入银行开设的专户,贷款由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审批,并委托银行办理的业务,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承担公积金贷款风险。住房公积金个人贷款业务属银行表外业务,为银行非自营性贷款,被告人燕某某将贷款的住房公积金转借他人获利,未侵犯国家对信贷资金的发放及利率管理秩序,没有侵犯国家的信贷管理制度,故被告人燕某某的行为不构成高利转贷罪。
本院认为,被告人燕某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84.838万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燕某某受贿84.838万元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应予采纳。住房公积金不属于金融机构信贷资金,被告人燕某某贷款住房公积金转借获利并没有侵犯国家对信贷资金的发放及利率管理秩序,未侵犯国家的信贷管理制度。故被告人燕某某的行为不构成高利转贷罪,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燕某某构成高利转贷罪不予采纳,对被告人燕某某的辩护人对此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被告人燕某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庭审中自愿认罪,是坦白,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燕某某及其亲属退缴了违法所得,主动缴纳了罚金,可对燕某某酌情从轻处罚,故对燕某某及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认罪态度好(坦白)、积极退赃等辩护意见予以采纳。被告人燕某某收受他人钱财问题线索,经宿松县监察委员会核实,发现燕某某家庭资产明显超出正常收入,涉嫌受贿犯罪,燕某某没有自动投案,在监察机关采取留置措施期间,燕某某交代了部分受贿问题,但与宿松县监察委员会调查有出入,经办案人员做工作,燕某某如实交代了其收受他人钱财的犯罪事实,不属如实交代办案机关未掌握的受贿罪行,不能认定为自首,故对燕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燕某某受贿属自首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对被告人燕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燕某某收受高某的第7笔共4.4万元款物属人情往来,燕某某收叶某2给的人民币10万元不构成受贿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被告人燕某某的辩护人对受贿罪的其他辩护意见与本院查明的事实和法律规定不相符,本院不予采纳。综上,本院根据被告人燕某某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社会危害程度等决定对其给予从轻处罚。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款、第五十二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燕某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已缴纳)。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4月8日起至2021年6月7日止。)
二、被告人燕某某收受的瑞士名爵手表一只、苹果和三星S6手机各一部,依法没收;金项链一条发还被告人燕某某。
三、被告人燕某某向宿松县监察委员会退缴的非法所得836000元,依法没收,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人员
审判长高效吉
审判员张小敏
人民陪审员高用九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一日
书记员
书记员何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本文标签:[db:词语]

本文地址:http://www.quegoo.com/wenhua/gtkqkqprj.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猎豹移动:微软发布8月例行更新 Windows 10亦受影响
下一篇: 华为事件刷屏!公司是否涉嫌诬告陷害罪?刘宪权等法律人士这样说…

相关图文

热点话题

频道月排行

热门标签